中青在线
2005年11月7日
星期
加入收藏 | 新闻回顾 | 检索 | 中青论坛 | 广告
小调查
首页->>中国青年报->>特色周刊->>阅读周刊

   

海外中国学者作品热销祖国大陆
“历史原来可以这样写”
2005年11月07日

实习生 燕舞

  “学术不能关起门来做,一定要和国内外的学者交流”。著名学者、原台湾大学教授杜维运讲这番话,是在最近的《台湾学者中国史研究论丛》出版座谈会上。据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编辑杨晓燕介绍,这套新近推出的论丛,是50年来台湾学者在中国史领域的经典著述的汇编,有《妇女与社会》、《城市与乡村》、《生活与文化》和《生命与医疗》等14册,“云集了台湾半个世纪几代学者的代表著述,可谓名家荟萃,佳作琳琅。”

  然而,《台湾学者中国史研究论丛》在二十余年来海外华人作品回流祖国大陆的出版过程中,并非孤案。今年连续策划出版了汪荣祖的《史家陈寅恪传》、许倬云的《从历史看管理》和何炳棣的《读史阅世六十年》等重量级作品的策划人吴兴元,对海外华人学者在中国大陆出版作品的热潮做了一个大致的回顾:一类是1949年前在大陆就已经成名的,比如钱穆、萧公权先生等;一类是1949年前在大陆,其后在海外完成学术训练的,比如许倬云、何炳棣、汪荣祖、杜维明和成中英诸位先生;第三类是20世纪80年代从大陆出去的,比如陈丹青和巫鸿等。

  书评人羽戈则认为,海外中国学者特别是港台学者在大陆出版作品,可以分成三大派,钱穆、黄仁宇、汪荣祖等先生这样由历史切入的一派;台湾自由主义一派如殷海光、林毓生、张灏、钱永祥等;“新儒家”则有余英时、杜维明、唐君毅、徐复观等,“还有李敖、龙应台这样单枪匹马的”。

  “这种看历史的视角和我们不一样”

  “大历史观”、“数目字管理”,这些大陆知识界乃至一般大学生一度津津乐道的话题,缘起于历史学家黄仁宇著作的畅销。虽然他1947年就去了美国,并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并任教,一直到病逝,但许多读者都似是而非地称之为“台湾学者”,这或许和他的众多作品多在台湾出版,并由台湾转到大陆有关。

  给黄仁宇带来卓著声名的《万历十五年》,大陆版早于台湾版,最早还是由画家黄苗子介绍给中华书局的。那个由黄仁宇的老友廖沫沙手写书名的32开本小册子,1982年5月第一版印了27500册,当时的定价只有9角3分钱。开篇第一页黄仁宇的叙述就别开生面:“这一年(1587年)阳历的三月二日,北京城内街道两边的冰雪尚未解冻。天气虽然不算酷寒,但树枝还没有发芽,大街上却熙熙攘攘。原来是消息传来,皇帝陛下要举行午朝大典,文武百官不敢怠慢,立即奔赴皇城……”黄仁宇的写作让大陆读者感叹:“历史原来可以这样写”。

  不过,黄仁宇著作在大陆的真正热销,是由三联书店实现的。三联书店副总编潘振平向笔者回忆,20世纪90年代初,《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在台湾《中国时报》连载,“他看历史的视角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就介绍进来了”。1992年2月,三联书店出版了《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随后,《中国大历史》、《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放宽历史的视界》、《地北天南叙古今》、《关系千万重》陆续推出。2001年,三联书店为纪念黄仁宇逝世一周年还出版了他的《十六世纪明代之财政与税收》。

  潘振平说,黄仁宇的作品是“长销”而非“畅销”,“《万历十五年》在我们三联书店陆续卖出了20多万册。”他还补充说,“早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就在做‘海外中国学人丛书’,其中杜维明、陈鼓应等先生的作品当时在学术界反响很好。”

  上海季风书园董事长严搏非也认为黄仁宇的热销只是相对的,“20世纪80年代‘文化热’时,一本《人论》就卖了70多万册”,“孙隆基去年的《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写得很通俗,但在我们店里也只卖了3万多本,卖得比较好的还是李敖,虽然他很复杂,但他有些研究还是认真的。”严搏非特别强调余英时《士与中国文化》和林毓生《中国的意识危机》对20世纪80年代“文化热”的重大影响,“还有杜维明,他当时在大陆出版的作品虽然不是特别多,但把《万历十五年》走到哪儿讲到哪儿。余英时先生对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以及中国知识分子边缘化问题的论述对20世纪90年代的大陆影响也不小”。

  1967年起定居台湾的著名历史学家钱穆,被很多人看作是华人学者热销大陆的“第二波”。目前,三联书店已出版的“钱穆作品系列”有近10种,如《湖上闲思录》、《中国史学名著》、《中国历史研究法》、《现代中国学术论衡》、《国史新论》、《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和《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钱穆先生的作品,很受读者欢迎”,潘振平说。

  策划编辑吴兴元最近连续策划的许倬云《从历史看管理》、何炳棣《读史阅世六十年》、汪荣祖《史家陈寅恪传》更是让我们目不暇接,“《从历史看管理》是香港商务的繁体版和大陆版同时出,日文版和韩文版的事宜也在谈。接下来我们会出他的《中国社会史论》等其他著作”。

  “他们的写作可以作为中文的典范”

  华东师大中国现代文学资料研究中心主任陈子善教授,引介了相当多的海外华人学者中现代中国文学研究的第一流成果,“我引介的这些学者从年龄上大致可以分为三代,老一代的是夏志清先生,中间一代是李欧梵,青年一代是王德威”。

  夏志清是美国现代中国文学研究的奠基人,1947年赴美前求学于北京大学,1951年获得耶鲁大学博士学位,1969年起任哥伦比亚大学东语系中文教授。《中国现代小说史》和《中国古典小说史论》两部力作奠定了夏先生在西方汉学界的地位,前者首次给予钱钟书、张爱玲、沈从文等人以文学地位。

  今年7月,经由陈子善引进的《中国现代小说史》中文简体删节版,在耶鲁大学的英文版44年后,花落复旦大学出版社,“夏先生那么早就强调作家许地山受宗教影响,在当时我们还是不便谈的,虽然今天可能已经成为常识了”。该书上市4个月已经卖出5万多本。此前两个月,陈子善和严搏非入股的三辉咨询有限公司,与新星出版社合作推出了夏志清的《新文学的传统》。

  刚从哈佛大学退休回香港科技大学的李欧梵教授,著有《铁屋中的呐喊》、《西潮的彼岸》、《现代性的追求》等。岳麓书社、上海三联书店、苏州大学出版社等都出过李欧梵作品的中文版,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就出过他的《寻回香港文化》、《都市漫游者:文化观察》和《清水湾畔的臆语》等。

  今年9月,由陈子善引介到新星出版社的李欧梵博士论文《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中文版上市,“20世纪70年代,他就写苏曼殊、郁达夫等作家,而当时我们的研究还一片荒芜。”

  李欧梵的《我的哈佛岁月》也于5月份打上了江苏教育出版社的徽标。江苏教育出版社社科图书出版中心主任席云舒告诉笔者,“李欧梵已经授权我社陆续出版他的作品集。我们正在编的有李先生的《我的音乐往事》、《我的电影经典》和《西潮徊想》。”

  《上海摩登》虽然也遭到了一些人对李欧梵“旧上海”研究的批评,但它无疑和时下大陆兴起的“城市研究热”合拍,令许多“文化小资”爱不释手。李欧梵力捧“无厘头”周星驰,甚至去年10月与周星驰进行两场正儿八经的对话,更是让大陆的“小资”们备感亲切。

  “他们中文的感觉非常好,因为他们不读二流三流的翻译,他们的写作可以作为中文的典范。”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郑树森教授也被发展为席云舒的作者。

  接替李欧梵教职的王德威教授,目前也在为江苏教育出版社主编“国际汉学青年学者会议”论文集,“已经编好的有《想像的本邦》和《文学行旅与世界想像》等。”王德威的见识,通过他经常发表作品的《读书》就可以略窥一二。今年8月号的《读书》上,王德威如是评价王安忆以出租车抢劫案为背景的最新长篇《遍地枭雄》:“王安忆写韩燕来(小说主人公)和他的车子之间的关系,平实流畅之极,但也隐隐透露寓言意义。《遍地枭雄》的这一部分,日后一定会不断引起读者将其和老舍的经典《骆驼祥子》(1937年)对比。”这样的判断着实让国内读者耳目一新。

  目前尽管海外中国学者作品引介到内地,还存在着个别作者的版权不清、删改能否容忍和是出繁体字还是简体字等难题,但“去大陆”无疑会是一个潮流。在商务印书馆、北大出版社等均有作品出版的台湾学者龚鹏程,已经担任北师大特聘教授,他说:“我们对中国文化毕竟还很有热情,来大陆我们刚好可以打开一个新天地。”

 

 

 
我想看评论】【 我要说几句 -->>已注册用户】【我要说两句-->>未注册用户
(中青论坛所有内容只代表网友和读者的个人观点,与中青在线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