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2013年02月19日 星期二
中青在线

最高扣6分罚百万元,球迷认为太轻,专家认为规范化管理更重要——

足协大罚单名为严惩实为大赦

本报记者 郭剑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2月19日   08 版)

    上海申花末代甲A冠军头衔被剥夺。图为时任申花主教练的吴金贵(中)与队员一起庆祝夺冠。CFP供图

    在足协开出罚单后,大连阿尔滨队主教练徐弘辞职。CFP供图

    今天傍晚,中国足协官方网站刊登了多达38项的《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处罚决定》,处罚决定涉及12家俱乐部和58人,原中国足协副主席、足管中心主任南勇、谢亚龙,原中国足协副主席、足管中心副主任杨一民,原国足领队蔚少辉;原中国足协官员张建强、李冬生、邵文忠,范广鸣;原国际级裁判陆俊、黄俊杰、周伟新、万大雪;原中国国家队球员申思、祁宏、江津、小李明等33人被终身禁止参加中国足协主办的各项足球活动。

    这份罚单意味着历时近4年的中国足坛假赌黑贪系列案件审判画上了句号:自2009年下半年王珀赌球案至今,在司法机关介入后,足管中心终于作出了行业处罚,但这份行业罚单的分量,却并不像中国球迷期盼的那样“给力”——除去注销的四川冠城、陕西国力、山西路虎、广州松日和沈阳华晨,长春亚泰、江苏舜天、河南建业3家俱乐部被罚款50万元,山东鲁能被罚100万元,天津泰达和上海申花被扣6分,罚款100万元,吉林延边被扣3分,罚款50万元。其余涉案俱乐部(青岛中能、大连实德、辽宁宏运和浙江绿城)免责。     

    面对处罚延边喊冤

    今天下午,足管中心召开中层干部述职会议,副主任于洪臣则在办公室里先后等来上海、天津和延边的足协和俱乐部代表。在经过总共两个小时的“沟通”之后,上海代表在离开于洪臣办公室时拒绝接受采访。记者后来了解到,除上海代表对结果“坦然接受”外,天津和延边的代表只是无可奈何。

    “我们向于副主任说明了情况,因为我们感觉自己很冤,但最后的处罚也没法再改了。”离开足协时仍然面色严峻的延边长白虎足球俱乐部代表金文天告诉记者,“扣分我们还能再努力往回追,但罚款(50万元)对我们来说不是小数目。本来中甲球队生存就很艰难,所以,新赛季我们就要面临存亡的巨大考验了。”

    2006年,延边与广州广药(广州恒大前身)串通操纵比赛,时任延边主教练高珲和俱乐部工作人员金光洙接受了广药的60万元贿赂,安排多名主力球员“保存实力”消极比赛,该场比赛广药以3:2取胜。延边俱乐部认为此举属于高珲和金光洙的个人行为,“俱乐部不该为此担责,就算有连带责任,也不该既扣3分又罚款50万元”。

    实际上,延边俱乐部所受的处罚绝不冤枉,《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及处罚办法》罚则第五节《腐败》条例中有关于“贿赂”的解释——这正是中国足坛司法扫黑的核心层面,在“贿赂”的条款中规定,“任何运动员、官员、俱乐部(球队)代表自己或第三方向中国足球协会有关机构、比赛官员、运动员、官员、俱乐部(球队)等提供、许诺或给与不正当利益,企图促使其违反中国足球协会规定,将受到处罚”,处罚具体内容包括运动员:停赛;官员:禁止从事任何与足球有关的活动;俱乐部(球队):降级。

    此外,解释条款还规定,俱乐部(球队)负责人或官员实施上述行为,应同时追究俱乐部的责任,合并处罚;被动腐败(被许诺或接受不正当利益)将被处以同样处罚。

    因此,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给予延边长白虎“3分50万”的处罚并不为过。但是,引发延边“怨气”并惹来巨大争议的,是在此番中国足球史上官方最严厉罚单的背后,却似乎隐藏着“大赦”的嫌疑。

    避重就轻“上岸”不易

    去年记者采访“中国足球系列案件审判”时,多位原足管中心高官的起诉书中均提到接受山东鲁能“赠予财物”,其中南勇收到50万元,谢亚龙收到20万元,张建强收到40万元。仅此3项,山东鲁能“慷慨解囊”已超过百万元。此外,陆俊也承认得到过山东鲁能的好处,但在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的罚单中,“根据司法机关认定的事实”,山东鲁能仅因“为牟取不正当利益,给予有关人员财物,使其违反中国足球协会规定,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而被罚款100万元——《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及处罚办法》中“不正当交易”(参赛球队或运动员违背体育道德,丧失体育精神,为牟取不正当比赛成绩或不正当利益进行私下交易)罚则规定,“降级并罚款”、“取消注册资格”可独立或合并使用。如今,鲁能以100万元轻易脱身,自然难以服众。

    “山东鲁能是送了钱,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山东鲁能送钱就是为了操纵比赛,不像上海、延边和天津3家有具体的假球摆在那里。”有知情人告诉记者,“因为没有发生假球就没有办法扣分,所以,最后中国足球纪律委员会研究决定,山东鲁能只是被罚款。”

    按照中国足协此番的处罚原则,确认行贿并在2003年直接导致假球发生(上海德比)的上海申花,被处以新赛季-6分起算和罚款100万元,已是此次涉案俱乐部中受到的最严厉的惩罚——同样遭受“扣6分并罚款100万元”的天津泰达,则是因为同在2003赛季向上海中远行贿导致假球发生(2:1战胜上海中远从而保级)。

    不少球迷今晚得知“6分100万元”的处罚高限之后,均表示“威慑不足”,“天津当年是买球保级啊,6分100万元的代价不高,两场球就回来了。”有球迷在网上议论,“上海更无所谓了,中游实力的球队,扣6分也能保级,困难半个赛季就洗白了,很便宜。”

    球迷的担忧似乎不无道理:上海申花春节假期前年会,投资人朱骏曾表示,“2003年的冠军奖杯要被收回去了,但我有信心一年时间把它夺回来”。

    由此可见,中国足协罚单力度之小与国际足坛打假力度之大相比,正是“符合国情”的具体表现——去年的意大利假球案,两家意乙球会被勒令降至丙级,多家意甲和意乙俱乐部被扣除联赛积分,此前意甲豪门尤文图斯、佛罗伦萨和拉齐奥,均因贿赂裁判,降级后仍被罚分,AC米兰甚至因被罚分而无法参加欧冠联赛。

    法不责众留下隐患

    “这年头搞足球不容易,最早罚广州和成都降级的时候雷厉风行,但后来法院一审,一半以上的俱乐部都有行贿行为,足协就不敢罚了。”北方某足球俱乐部管理人员说,他对足协的处罚结果并不意外,“前年和去年宣判的时候很热闹,不过,中国足协的办事能力大家都很清楚,当时大家就说,肯定是法不责众,现在结果出来果然是这样,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规范化了就好办了。”

    据记者了解,经过近一年的调查研究的这份罚单,已是中国足协“最高智慧的体现”,前任足管中心主任韦迪将处罚内容上报国家体育总局,总局并没有提出太多的质疑,而新任足管中心主任张剑也表示“不用修改”,“这里面不存在偏向问题,都是一视同仁,足球专家和法学专家研究了很长时间,最主要是对违纪主体和事实的认定。应该说,这次处罚既对不当行为进行了处罚,又没有破坏中国足球的整体结构。至于处罚力度是否过轻,我认为,这要考虑到客观条件,不完全是权衡的结果”,有中国足协纪委会成员向记者解释。

    “现在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但隐患还在,就是前面的审判加这次的处罚,大多是因为行贿受贿和操纵比赛,对于赌球的处理不多。实际上,这是对足球危害最大的一种行为,也是现代足球运动发展最大的毒瘤,最近一些足坛的大案,全都是赌博集团操纵的。”一位体育法学专家告诉记者,“关于‘贿赂’和‘不正当交易’,足协《罚则》里面都有涉及,实际上,对‘赌博’也有界定,包括有构成违法犯罪的移交有关部门处理,但这远远不够。所以,这次行业处罚无论轻重,总算是有个交代,保护俱乐部也好,维护联赛秩序也好,都已经这样就没法追究了,但是现在,一定要作好各种防范,特别是建立健全法规制度,等到出了问题再后悔就不好办了。”

    本报北京2月18日电

分享到:
足协大罚单名为严惩实为大赦
放大局一马 将自己一军
外援光环难掩CBA本土新秀闪光
洛杉矶群星击溃整个东部
体操传奇人物再创年龄奇迹
时越距世界冠军仅一步之遥
科比开微博引大批粉丝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