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图片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4年01月24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公务员是否难当”大讨论系列报道之二

公务员职业回归正常还有多远

本报记者 徐霄桐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01月24日   03 版)

    “能力是‘听话加写报告’,社会关系是‘领导加同事’。人生却已步入而立之年,在那一刻,深深感觉到自己是loser。”这是一段在网络上盛传的公务员自白。

    这番诉苦引起了不少青年基层公务员的共鸣,可随之而来的也有大批网友的质疑。这些苦水被看成是贪得无厌、不知满足的表现。更有甚者,公务员和贪腐被简单地画上了等号。

    在不同群体的描述中,公务员的形象被各自推向极端。但不管在舆论的哪一头,这个职业看起来都不怎么正常。

    那么,有什么办法能让公务员回归正常呢?

    福利并轨

    “我收入低。”

    “但你福利高啊!”

    这样的对话不止一次出现在公务员与非公务员之间的对话中。福利高,隐形收入多似乎已经是公务员群体的标签。

    这样的情况在2013年发生了变化,原因是中央八项规定。用一位受访青年基层公务员的话来说:“中央是八项规定,到了省里就是十项规定,到了市这一级,就是二十项规定了。”

    层层加码的严令之下,中秋的月饼没了,过节费没了,年货礼包也没了。连过年的贺卡台历,也应中央纪委的要求一并没了踪影。

    “过不下去了”,是2013年来不少基层公务员念叨最多的话。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认为,所谓的“过不下去”,是把过去潜在的问题显性化了。“政策收紧是要改变过去的恶习陋习。”许耀桐说,“公职人员本来就不应该有这么多的福利。”

    在公务员享受的诸多特殊福利中,养老金双轨制是最被老百姓所诟病的。公务员的养老金替代率可以达到80%(指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与工作工资的比例——记者注),高于一般退休群体。

    除了不公平的质疑,养老金的双轨制还有制约公务员流动的嫌疑。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刘旭涛说,公务员的养老金由财政支出,辞职以后不能“跟人走”。这意味着,一旦辞职,公务员所放弃的是多年来养老金的积累,这也让不少体制内的人对辞职下海望而却步。

    薪酬由谁来定

    不少青年基层公务员在网络上抱怨最多的是工资太低。买房还贷,养儿育女,每一项对年轻公务员们都是甩不掉的大包袱。

    由此,要求上涨薪水的呼声不绝于耳。“嫌钱少?赶快辞职,有的是人愿意干。”与呼声相对的是许多民众的不屑一顾。

    对此,刘旭涛觉得,与其判断公务员的薪水是高还是低,不如改变公务员薪酬的决定机制。“按道理,政府是管家,人民是主人,管家自己给自己定薪水显然不合适。”刘旭涛建议,公务员薪水的决定权应该回到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手中。

    他认为,关于公务员薪水高低,网上的许多比较都显得太过简单粗暴。“现在取样调查经常就拿出一个平均数来,但整个社会的平均薪水受很多因素影响。我认为应该是和中等企业的薪资水平比较。”刘旭涛进一步解释说,“同为工作10年的研究生,在机关与在中等企业薪水,各种福利加在一起来比较,这样才有意义。”

    薪水是高是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立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刘旭涛的看法是,只要决策过程合理公开,结果就容易被接受。

    按照这样的机制,刘旭涛相信,公务员的薪酬会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准,“主人给管家的工资低了会影响工作的质量,的确有调整的需要也可以上涨。”

    精简队伍

    精简庞大的公务员队伍被认为是薪资调整的前提。

    至2012年,全国公务员总数已经达到了708.9万人。据国家公务员局的消息,2008年至2012年,全国公务员人数连续4年增加。

    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消极怠工是民众对公务员队伍最为诟病的几点。有公务员在网上发帖称:在机关里,每天8小时满负荷工作的人几乎找不到,绝大多数人有1/3的时间用于工作就足够了,把县里的机构和人员砍一半,也不会影响政府的正常运转,甚至可能比之前运转得更好。

    这在网上遭到了不少青年公务员的反对。在他们看来,公务员队伍的冗余体现在内部工作分配不均。同在一个办公室,新来的年轻人通常担负了大部分的工作,而一些年长的同事则悠闲地喝茶、上网。同一个办公室里,“三个闲成猪,两个累成狗”,是不少地方和部门冗员充斥的生动写照。

    “毫无疑问,我国的公务员队伍有精简的空间。”许耀桐认为,新的科技工具可以承担起许多原有的工作。同时,政府还可以向社会购买服务。“不一定什么事都要自己干,很多时候外包给社会上的专业机构反而成本更低效果更好。”许耀桐说。人员精简之后,公务员薪水是涨是降才有了合理的基础。

    区分类别才能更专业

    收入待遇之外,让机关里的年轻人们最害怕的是一眼能看到头的发展空间。

    有青年基层公务员在网络上发帖自白说:“六七年过去了,只有极个别同龄人年轻有为、善于沟通得到了提拔;也有些人能力平庸,但踏实工作,一心等待提拔;只有少数人决然离开,更多的人留下来消耗生命。”

    “县镇的基层公务员混到科处级就不错了。”刘旭涛表示,这样的晋升速度确实有些缓慢。

    此外,终日文件来文件去的生活也让年轻人在机关里的日子变得沉闷。

    晋升无望,工作无趣,“毫无职业成就感”,一名公务员在网上这样总结道。

    武汉大学政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系主任李和中表示,公务员发展存在天花板效应,大部分人到了一定的级别就难以继续上升。

    李和中认为,把职务和级别分开是应对天花板效应的一项措施。即公务员按一定标准上升级别,级别决定薪水,同时级别与职务无关。据李和中介绍,这一做法在一些地区已经试行。

    许耀桐比较了国外的公职人员制度后也表示:“国外公职人员一般分为政务官和事务官。政务官由选举任命。数量更多的是事务官,他们负责具体政策的执行,有专门的职级,根据工作年限和考核会累进职级。”

    事实上,类似的划分在我国同样存在。2006年开始施行的《公务员法》把公务员职位类别划分为综合管理类、专业技术类和行政执法类等类别。

    但此后,并没有出台不同类别的职级晋升的配套细则,这意味着公务员职位分类没有得到落实。

    “在大学,很多教授拿的比系主任多就是这个道理。”刘旭涛表示,机关管理岗位仍然吸引了太多的人,“完善不同类别的公职人员的发展途径,公务员就不需要挤着去做领导,在自己的岗位上就能体现价值。”

公务员职业回归正常还有多远
80后夫妻冒充上级政法委兜售盗版书
七个市县政法委“中招”
2013年度十大检察新闻揭晓
手机支付遭遇风险 哪些法律能帮助你
湖南:去年54人因危害食品安全犯罪获刑
辽宁:恶意欠薪主要发生在建筑行业
深圳海关摧毁亿元“水客”走私网
蚌埠铁路公安打掉一个倒票团伙
谁杀了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