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乡村医生贴告示拒绝“无事酒”-中青在线

中青报客户端

热门图片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7年02月16日 星期四
中青在线

重庆一乡村医生贴告示拒绝“无事酒”

人际交往重要的是“在别人需要帮助时施以援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田文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2月16日   03 版)

    “我因收入微薄,实在无法承担太多应酬。凡属丧葬、嫁娶之外,所有一切酒席拒绝参加,望各位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多多理解,实属抱歉。”

    2月7日,36岁的谢金华把该告示贴到了村里的通行要道,并拍下照片发在微信朋友圈,并附上了“各位朋友,不好意思”的文字。

    这一罕见的告示迅速被网友、网络平台转载,并被媒体广泛报道,这名此前默默无闻的乡村医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整酒”的味道越来越不对了

    谢金华居住在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桥头镇赵山村。村里的青壮年大多选择外出务工,多数家庭不再单纯依靠传统农业糊口,有了更加多元的收入渠道。在这里,人们的价值观出现了一些新动向,人际关系和社会交往也开始出现新特征。

    办酒席便是其中之一。在谢金华的记忆里,从自己记事起,当地就有人办酒席,但其“由头”基本局限于婚丧嫁娶等大事,但在近年来,“整酒”的味道越来越不对了。“搬家酒、生日酒,这些越来越多,而且占了主力,你整我也整,‘无事酒’打堆堆。”

    春节的前后几天,是村里办酒席的高峰期。他统计了一下,这些天他为31个酒席“表示过意思”,而这31个宴席中,只有4次是“结婚酒”,其余27次都是“搬家酒”。

    在他的亲身经历中,最多的一天需要去参加7个酒席。他当然没办法分身去7个地方各吃一顿,只能有的请别人捎去“心意”;有的地方自己去送礼,送出礼金、说几句恭喜的话后离开,并不留下来吃饭。

    他还听说,当地曾有人一天参加12个酒局。

    而按照当地风俗,酒席份子钱大约在100~500元——具体数额取决于双方关系的密切程度、酒席所对应的事情大小、是否欠对方人情、是否留下来吃饭等诸多因素。

    因为酒席数量多,累积下来的开销非常惊人。“在当年没有直系亲戚家办酒席前提下,平均下来我一年大致花八九千元。”谢金华说,横向比,自己的这笔开销并不算最多的,“有的人,社会交际圈大,每年参加酒席给出两三万元,很正常”。

    对谢金华而言,这样的开支已经构成了一笔难以承受的负担。

    向“无事酒”说不

    2002年,谢金华从石柱卫校(该学校现已撤销——记者注)毕业,回到老家行医,成为一名持证的乡村医生。

    他的工资分为两个部分:一是负责具体实施当地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由此而获得相应的补助资金,该笔费用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支付,其数额由服务的“人头”数量所决定;二是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之外的医疗收入,比如输液、卖药等。

    因为村里的人口少,留守者的收入水平不高,谢金华的收入相应就低,“实话实说,我每年的收入总计4万元左右,在当地处于中等偏下水平,我的家庭收入比那些有中青年人出去打工的家庭低很多”。

    他的妻子没有工作,还有两个分别为13岁、7岁的孩子,一家人生活全靠他的工资,偶尔要补贴长辈。由此,每年的酒席礼金超过收入的20%,这让他感觉有些不堪重负。

    因为行医,几乎村里每个人都认识他。站在办酒席者的角度,如果不邀请谢金华参加,显得缺乏尊重;而谢金华接到邀请后,“如果不去,也不好”。

    由此,来来往往的“酒席”将村里人带入一个彼此都感觉为难的恶性循环。“面子”让大家难以开口要求按下暂停键,于是形成一个更大的螺旋,“整酒”的风气愈演愈烈。

    至少两年前,谢金华就有了退出各种“无事酒”的念头,但每次与父母、兄弟谈及这个想法,他们都阻拦,“大家都是农村人,别人过得下去,你怎么就过不下去?不要当这个出头鸟”。

    是否公开自己退出“无事酒”的决定,在他心里斗争了两年多,直到今年2月7日,也就是农历的正月十一,他决定不再沉默。

    此时,农村这一轮办酒席的热潮已经接近尾声。“预约好的,一定要等他办完,该办的都办得差不多了才能说出来,如果还有人在办酒时公开我的想法,那就不好了。”谢金华说。

    砸中社会痛点

    网络让这则告示迅速爆红。谢金华的举动砸中了社会痛点,很多人在网上为他叫好。

    相对于山村外的波澜而言,谢金华所在的赵山村看上去比想象中平静得多。

    刚贴上这个告示,他接到了父母打来的电话:“儿啊,你不该搞这个事,人活一张脸,别个啷个过,你就啷个过。”

    但是,很快,父母和更多的亲友都表示出对谢金华的支持。

    2月9日,谢金华所在的赵山村村委也贴了一份公告,全文如下:“即日起,凡属违规整酒(学生酒、满月酒、乔迁之喜丧葬牵头接礼等)。仅允(许)简办婚庆丧葬,其他一律不予参加。望全体村民、基层干部自觉遵守监督。”

    “村里、镇上都在制定一些条条款款,劝说少‘整酒’。”谢金华说,尽管张贴告示之后引发的一切超出了自己最初的预想,但是,拒绝“无事酒”的立场,自己不会改变。

    “我并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在决定公开‘拒绝无事酒’的想法之前,我考虑了很久。”他说,中国是一个强调人情往来的社会,这么做,可能会有人说自己不合群、小气。“但我这么做了,最后的效果是多数人都很满意,很支持。这让我很欣慰。”

    在他的心目中,理想化的人际交往并不需要靠酒席来维系。

    “重要的是团结友爱,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施以援手,而不是靠‘摆酒’,送两三百元。”他说,摒弃用“整酒”的方式来强化人和人之间的联系,会让大家都轻松,“事实上,‘办酒’的人也费心费力,有时也造成了很大的浪费,算经济账也并不一定划算”。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田文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2月16日 03 版)

教育部:学生自带桌椅上课等现象在绝大部分地区已消除
雪峰山深处的守望
叶石云:“信义少年”替父还债
宁夏同心规范党员干部操办红白喜事
潘幸泉:用文字留住青春的颜色
桃林坪花脸社火
数千药名消失将会怎样
重庆一乡村医生贴告示拒绝“无事酒”
“恋爱保险”是噱头还是需求
河南启动全科教师培养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