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客户端

热门图片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8月29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高贵《天鹅》水中起舞——

文婷姐妹“逆生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特派记者 郭剑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8月29日   09 版)

    一曲《天鹅》终了,水面波纹映着天光向四周慢慢散开,两只高贵的“白天鹅”顺湖水荡漾,蒋文文和蒋婷婷在水中平静相拥。雅加达亚运会,格罗拉蓬卡诺水上中心,花样游泳双人决赛,当地时间今天上午的自由自选比赛,文婷姐妹用这首陪伴了她们将近6年的曲目,引领观众一起沉浸在花样游泳的优美韵律当中。

    “我们是第3次参加亚运会了,现在比赛的感觉特别特别放松,完全是一种享受。”蒋文文说。蒋婷婷补充:“我们为准备比赛付出了太多,前面两个月的封闭训练,是我们复出之后最艰苦难熬的一段。”

    对两位为人母的“妈妈选手”而言,体能的恢复和加强简直“受罪”:她们要比年轻队员练得更狠,才有可能把她们对花样游泳的深刻理解呈现在观众面前。

    “教练会根据我们每天的状态,来制订不同的训练计划,用最适合我们的方式来保证我们的训练质量。”蒋文文说:“我们的优势在经验上,我们对乐曲和对动作的理解,会有更丰富的内涵。这些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感觉,会比年轻队员更有感染力。”

    32岁的文婷姐妹已是花游老将,她们在2015年复出之后还考虑过降低自由自选动作的难度,但2017年布达佩斯世锦赛和本届亚运会,两个人的动作难度不降反升:开场的托举,收尾的两组难度腿,94.1分的高分代表着裁判对她们的认可,水上中心热烈的掌声,则代表观众对她们的钦佩与感谢。

    和15年前那两个活泼灵动的小姑娘相比,如今两位母亲在水中的动作几乎与水融为一体——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雀之灵》,到2010年花游世界杯的《鹤之舞》,再到201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开始采用的《天鹅》,文婷姐妹逐渐完成蜕变,高贵的“天鹅”在水中翩翩起舞,“轻描淡写”取代了“浓墨重彩”。

    “以前就是单纯把动作做美,现在有更高的标准,比如有力量和速度作基础的美,这是强者的表演”,教练郑嘉说:“要想赢俄罗斯,就要比她们更强。”

    凭借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和超强的体力,俄罗斯运动员在花样游泳项目上的统治地位无人能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能缩小与俄罗斯运动员的分数差距,都可以被其他国家的花游选手当作是一件骄傲的事情。观众看到的那些表演,是呈现效果;观众看不到的那些难度,是闭气接近90秒钟还要完成托举、划水、踢腿等规定动作的巨大消耗。

    “因为今年的规则和去年比有些变化,所以我们也调整了动作难度,主要是腿部的动作,8套腿的动作基本上都要憋气完成,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考验。”文婷姐妹说:“当初动作刚设计出来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但总要努力去尝试一下,不管我们能不能再达到一个高度,我们都要不停地挑战自己。我们这样做对年轻队员也是一种鼓舞,另外我们都觉得,要给自己的宝宝做榜样,让她们也具备这种精神。”

    文婷姐妹各有一女,今年都是3岁,和女儿视频通话是训练后解除运动疲劳的“最好精神法宝”。国家队一度感动于两人对训练的全情投入,破例允许两人可以在家乡成都“特训”,以便获得更多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有时候文婷姐妹会把两个宝贝女儿带到游泳池边,她们想让女儿看见自己的妈妈训练有多么刻苦,“很累的时候看到她们就会继续坚持下去,她们会给我们一种力量。”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亚运会并非文婷姐妹职业生涯的终点,两人现在竞技状态甚至强过一些年轻队员。通常来讲,29岁左右是花游运动员的最佳年龄段,距离东京奥运会只有两年时间,文婷姐妹还有放手一搏的选择。无论如何,“以成败论英雄”这道坎儿,她们已经跨过去了。

    本报雅加达8月28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特派记者 郭剑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8月29日 09 版

难寻“超一流” 国羽反思当“从头开始”
这一箭,张心妍射向“自己”
文婷姐妹“逆生长”
触底反弹,中国女足时隔16年再次闯入亚运会决赛
舒适圈叛逃者王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