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欢迎关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二维码

2013年03月11日 星期一
中青在线

最后一个“计划经济的堡垒”将走入历史

本报记者 王烨捷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3月11日   T02 版)

    今天下午,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会上,早晨刚刚公布的“铁道部撤并”方案受到委员们的广泛关注。这个被称为产业领域最后一个“计划经济的堡垒”的部委,终于将要实现政企分开。

    “我完全拥护方案。只是有一点,要特别说明一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主动打开了话匣子,他关注的重点在于原有的铁路建设的贷款和铁路债由谁来还,“一定要把贷款的债权债务关系理清、落实好。”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保利集团公司董事长贺平把重点放在了“承担铁道部企业职责”的中国铁路总公司上,“铁道部并入交通部那一块儿是行政职能,大头在中铁总公司那儿!”

    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将达6500亿元,5200公里新线将投入运营。截至2012年三季度,铁道部资产为4.3万亿元,负债2.66万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81%。

    作为一名从国企转制改革一路走过近20年的国企负责人,贺平想到中铁总公司未来的发展“它太大了,它不是一般的大,资产上万亿啊,员工大概200万人。这么大一块资产管好了不容易。”

    按照往年的机构改革步骤,如果铁道部撤并方案在全国人大会议上获得通过,随后就将进入具体细化操作,涉及的相关部委将着手“定职能、定编制、定岗位”的“三定”工作,然后根据这一计划指标实行职能部门的撤并、人员的分流调动。有媒体预计,全部工作完成将花费少则一两年,多则四五年。

    贺平特别提出了如何通过中铁总公司建立规范的公益性线路和运输补贴机制的问题。

    “中石油现在有运输补贴机制,电力公司也有,电价补贴可以通过电价体现,那铁路怎么办?铁路价格可以随市场需求按照成本控制吗?”目前的情况是,铁路系统近年来效益不佳,负债率年年攀升,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运价由国家控制”。贺平提出,完全脱离行政主管以后,“这个账应该怎么算?国家还管不管票价?能不能完全用净资产收益率等市场经济指标来考核这个公司?”

    以贺平所在的保利集团为例,集团每天都要经过多层级的考核,从母公司到子公司,再到孙子公司,“把账本全部翻开,有什么问题,就当场拿董事长、总经理开说。”

    贺平说,铁路系统的改革关系到国计民生,“国务院是否可以拿出一个详细一些的方案给人大、政协看一看?”

    “如果铁路运价上能做微调或者大一些的调整,那这个公司的盈利能力可能还好说;如果不能动,就跟现在的做法一样,那它算是企业行为还是政府行为?亏了钱怎么说?”贺平觉得,现有的铁路改革方案略显粗糙。

    那么,被完全放归市场后的“铁老虎”会不会变成脱缰的野马?铁路票价会不会随企业行为有所调整呢?

    对此,即将接管铁道部行政职能的交通运输部副部长、高宏峰委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铁路的公益属性部分,政府今后会采取公益性的办法来帮助扶持,“你不能说一张车票铁路成本1块钱,人民群众要求5毛钱,你就给5毛钱,那另外5毛的亏损怎么办?总得有个办法。”

    高宏峰说,目前铁道部撤并事项的实施细则还没有出台,但首要任务是要理清交通运输部、铁路局、中铁总公司三者之间的关系,“当年电力系统、民航系统撤并,开始时也是要解决很多问题。既然把中铁总公司的牌子举起来了,就一定会有具体的实施细则,万事总要一步一步来。”

    针对易纲提出的债权债务问题,高宏峰说,“中铁总公司作为原铁道部分出的企业,肯定会把所有铁道部的债权、债务都承接过去。这个必须实现无缝衔接,不可能断了。”

    此外,针对正在建设中的铁路项目,高宏峰说“不会停,这些都是进入规划的”。

    高宏峰还重点谈了交通运输部即将接受的“铁路规划”工作。

    一次从内蒙古经京藏高速回北京的事儿,令他记忆犹新。整个京藏高速都被运煤的大车堵满了,煤渣掉了一地,“内蒙一年几亿吨的煤,都用汽车拉,拿高等燃料,运低端能源,全世界没有这么干的。”

    据他介绍,对于开通一条铁路运煤专线的问题,内蒙古提了好多年,“确实有个规划问题在里头。都说京藏路堵车,没人敢跑,要是像山西一样有一条运煤专线不就好了?”

    本报北京3月10日电

分享到:
大部制改革打了张好牌,但牌局还没结束
“现在好了,少了一个‘婆婆’”
最后一个“计划经济的堡垒”将走入历史
4根手指握成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拳头
走出治乱怪圈
重在政府放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