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客户端

推荐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官方微信

2020年07月21日 星期二
中青在线

科学闪光者

刘玉祥:35岁还在犯“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0年07月21日   12 版)

    刘玉祥 受访者供图

    很多人不喜欢“轴”的人,尤其不喜欢跟“轴”的人进行正面交锋。但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航天江南第十总体设计部,却有着一群特别“轴”的航天设计师。他们常常就某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不弄清“所以然”决不罢休。

    35岁的老刘——刘玉祥就是其中一位。

    这个来自山东潍坊的小伙子,2006年8月到航天江南攻读硕士研究生,2009年4月毕业以后进入研究室工作,后来成为贵州省和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唯一的第20届全国青年岗位能手标兵获得者,也是所在央企的“青年院士后备人才”。

    剖析刘玉祥的成长经历,多条线索会集中指向一个外行人难以理解的道理,那就是“轴”对于搞工程设计的人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很多工程问题,不去较真儿,不去硬碰硬地探索和争论,就不会通透。

    2012年到第十总体设计部工作的刘伟现在还记得,刚入所时,他常常看见刘玉祥在桌子前发呆,有时一发呆就是几个小时。见得次数多了,刘伟明白了,那是他在跟某个技术问题犯“轴”。

    最先是气动,接着是控制,再接着是总体。凭着一股“轴”劲儿,刘玉祥一次又一次翻越了横亘在各个专业间的障碍,成了系统产品研制的专家。

    参加工作10年,他从一名普通设计师逐渐成长为项目副总师,在系统总体、气动外形和气动弹性等领域提出大量新方法、新理念,并创造性地应用到国家重点任务、重大工程项目中。

    “眼要看远,脚要近迈。”这两个看似矛盾的标准,用行楷字体印在刘玉祥的桌牌上。用桌牌主人的话来说,就是航天飞行器产品在设想上要尽可能地远,但在实践中必须小步走,小心求证。

    “不严谨,是作为系统工程的航天产品从设计到落地过程中的最大陷阱。”刘玉祥说,他和同行的经历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

    在他看来,系统工程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工程,任何环节的不严谨,都可能导致整个产品研制的失败。一毕业就参加两个飞行器产品“归零”的经历让他明白,不严谨带来的低层次、重复性错误这个“坑”,一定要跨过。

    担任研究室主任和技术负责人后,刘玉祥总会和每一个数据“较劲”,认真审核每一条数据产生的曲线,对待异常曲线更是要分清原理、弄清机理。

    2017年,为了争取某个项目,刘玉祥带着团队开展某微型产品论证。在论证初期,“轴”的劲头再次迸发,他排除多个困难,在连续开展了多次攻关以后,项目成功立项并迅速进入工程研制阶段。

    这时他再次意识到,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技术基础薄弱、设计流程不完善的难题。刘玉祥一边梳理流程一边牵头技术攻关,连续奋战,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完成了新型产品从概念构想到以实物进行飞行试验的跨越。

    高度的严谨,带来的是高成功率。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发现他(指刘玉祥)的很多坚持都是对的!”微型产品项目成员任韦说,实现这个“颠覆性创新”的过程中,“领路”的刘玉祥所承受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可这样的压力于他而言,却又是他追求创新的动力。

    曾有一位航天系统老专家感慨:搞总体的人要带领一个团队,不断地向更远的方向探索,必须走在大家的前面。而在团队中,带头人的特点往往决定着整个团队的特点。

    这一点,在刘玉祥及其所在的第二研究室,表现得十分明显——整个团队身上都有明显的“轴”气质。

    每晚9点以后,第十总体设计部大楼内,第二研究室的灯常常是亮着的,不少年轻的设计师在其中研究拓展,而带头的往往就是室主任刘玉祥。

    除了搞科研带头冲在前面,刘玉祥还敢于为研究室的年轻人“背锅”——年轻人出错了,他会先把问题扛起来,分担压力,然后再实事求是地处理问题。与此同时,他也通过项目和试验锤炼团队。

    设计师赵敏说,刘玉祥就是“不把原理弄清楚不罢休的‘轴’人,但他同时也是一个敢把责任担在自己身上的人”。

    工程师的目标是,完美地实现设计思想。但在实践过程中,由于诸多因素的限制,工程实现和设想比起来总是不完美的。

    面对这种不完美,刘玉祥选择用“轴”文化应对,说白了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较真较真再较真”。在他还是航天江南自培研究生的时候,为了搞清楚自己论文的研究背景,他花了8个月查询资料,为论文收集材料、调研做的笔记,就足足记满了5个笔记本。

    如今,刘玉祥35岁了,他有了强烈的危机意识。在交谈中,他不止一次地提到,他担心自己研制的产品被取代、被超越。“尽管我们的技术或产品,现在被认为是颠覆性创新,但不代表以后也一直是”。

    “不能停下来,不能停下来,一有新方案就要不停尝试,寻求新的可能。”刘玉祥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0年07月21日 12 版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暴雨频发背后的谣言与科学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成瘾记忆的“橡皮擦”
刘玉祥:35岁还在犯“轴”
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之旅即将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