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联系方式:中青在线信息授权部 电话:010--64098058

2011年03月29日 星期二
中青在线

撤侨亲历者讲述:

利比亚大叔腾出儿子洞房存放我们的重要物资

实习生 孙婧 本报记者 唐轶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3月29日   07 版)

    江源和利比亚男孩

    3月6日凌晨,北京企业最后一批驻利比亚劳务人员全部安全撤离回国。北京建工集团职员江源,经历了这场撤离。江源在去年11月2日赴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工作。今年2月起,利比亚爆发的冲突及流血事件不断升级。在利比亚亲历战乱、撤离的日子,是江源至今挥之不去的回忆。 

    中国青年报:还记得战乱最初爆发时的情况吗?

    江源:有天早上5点,我被轰鸣声吵醒。当时天还没亮,朦胧中我看见一排直升机低飞而过,远处隐约传来枪声和叫喊声。那天我的朋友正元特意打电话来,让我在家里老实待着。但我好奇,和随行的阿拉伯语翻译软磨硬泡,他终于答应在换煤气时带我上街。

    我俩开着车,连转两家液化气供应站,门都紧锁着。赶到第三家时,我们得知运气车刚开进去,门口等待换气的队伍已经排到了30米开外。四周只有蔬菜店和副食店还在营业,旁边的纸板上用红黑色字写着“鸡蛋已售罄”,每个店门口都排起了长队。翻译感叹:“利比亚人大概都不记得上一次排队是什么时候。”

    中国青年报:看来社会动乱对当地经济影响很大。

    江源:对。之前0.5个第纳尔(约2.5元人民币)就能买20个面包,1.5个第纳尔买一罐液化气。如果有3万~5万第纳尔,就可以盖起花园别墅。可是战乱后,银行早已停止营业,第纳尔出了利比亚就成了一堆废纸。我可以感到人们的焦虑和恐慌,我亲眼看着物价翻了一倍,男女老少全出动往家里囤运粮食,超市里米、面、鸡蛋全部卖光。

    中国青年报:你害怕吗?

    江源:在那种状况下,以前很多愿望都变得微不足道。我曾希望可以从的黎波里一路向南,驱车驶入大沙漠里看沙丘和日落。然而在战乱中,我想得更多的是,万一出门就被流弹击中了呢?万一睡着时屋子就被放火烧了呢? 

    其实战争的可怕,是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所暴露的人性。在的黎波里港口等待撤离时,一位阿拉伯妇女走近我,用不流利的英语羞涩地问:“您能给我点儿食物吗?”我刚想掏出一个冷馒头给她,身旁的大姐一把拉住我的手:“傻丫头,吃的得自己留着,船又不听你指挥,你知道它什么时候开呀!”结果我犹豫了一下,坐直了身子。在此之前,打死我也想不到,我会为了一个馒头而无视一位美丽女人哀求的眼神。

    不过,就在那时我想起了一件事,使我改变了主意。撤离前一天,在街道已经设卡封锁的情况下,55岁的当地人贝鲁宁和他13岁的小儿子开着小货车,帮我们转移物资。他还腾出本来留给大儿子结婚用的屋子,给我们存放重要物资。贝鲁宁还不顾物价飞涨粮食面临断货的危险,给我们一行6人做了当地传统食物“库斯库斯”,让我们吃饱了上路。离别时,他重重地握着我的手,目光里满是歉意,仿佛打仗是他的错一般。我很难过,一旦真正打起来,我们至少还有祖国可以回去,没了工作可以再找,丢了行李也可以再置办。但对于贝鲁宁一家以及像他们一样的利比亚平民来说,战火纷飞,通货膨胀,流离失所,骨肉分离,那样的灾难,不知道多久才能结束。

    想到贝鲁宁大叔,我从袋里翻出两个冷馒头,塞到那位阿拉伯女人手里。我可能没有能力帮助面临艰险生活的利比亚平民,但我至少还能让眼前这位妇女不因为饥饿而如此难受。

    中国青年报:你们撤离顺利吗?

    江源:撤离的那天早晨,我们去工地了解情况,结果被一群外国雇佣工人围在中间。他们翻来覆去地重复着3个英文单词:“Please help us!” (请帮我们!)原来,该工地上百名孟加拉国工人拿到工资后便就地解散,但无处可去的工人们依然留在工地,守着他们剩余不多的粮食。然而那时,除了他们自己的使馆,没人能帮得了他们。

    我当时眼泪夺眶而出,在这样无助的境地里,我们知道祖国在为我们担心,知道同胞在为我们努力奔走,知道家人彻夜守在电脑前陪我们一起失眠是多么幸福和踏实。

    2月26日~27日,我们在港口滞留了8个小时,那两天都是大风大雨的天气,所以船一直没办法起航。我们一直冻得瑟瑟发抖。27日下午3点,我们突然接到通知,失去控制的黑人务工人员已经占领码头。于是,船匆匆起锚离港。刚开出大约20米,我们就看到候船厅的玻璃门被砸破,几百名其他国家的侨民涌上码头。我不知道他们还要等多久,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能有足够的船让更多的人们远离战火。 

    中国青年报:后来呢,你们是直接回国的吗?

    江源:船一出港口,就遇见了暴风雨,十几米高的大浪,一个接一个地打来。那条限载300人,仅限内河航行的小船上下颠簸,船舱里的呕吐声、哀嚎声此起彼伏。大概8个小时后,我听到一阵欢呼,小船终于抵达马耳他港口。

    我们到达马耳他后,就有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来接我们,把我们安排到马耳他旅馆。旅馆里住了150个中国人,此外还有菲律宾人、印尼人等。听说中国使馆还要安排从班加西、米苏拉撤来的同胞回国,那些船上有4000多人,其中有很多人受伤或患有疾病。

    当地时间3月5日凌晨5点,我们匆匆赶到机场,得知因为大雾航班要晚点起飞,并且只能随身携带一个拉杆箱。中国使馆的一位政务参赞在机场为我们送行,他一一握住我们的手说:“你们辛苦了!现在没事了,大家就要回家了。”

    飞机飞了12个小时,我几乎睡了12个小时。大家都好累。当飞机缓缓降落到上海虹桥机场,我们走下舷梯,赫然看到公司的横幅“欢迎回家”。因为是最后一趟撤侨飞机,各路媒体记者早就守候在机场。踏上祖国土地的一刹那,大家抱头痛哭,伴随着重生的喜悦,担忧和恐惧在那一刻尽情地释放了。

社工人才缺口大 七成人感觉社会认同不够
94.5%的人期望民调纳入公共政策制定程序
96.8%的人表示身边存在“麦兜族”
利比亚大叔腾出儿子洞房存放我们的重要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