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喝过的牛奶-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2012年04月11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影音书画

那些年,我们一起喝过的牛奶

本报记者 林衍 《 中国青年报 》( 2012年04月11日   11 版)

    孩提时代的蒂埃里·苏卡酷爱牛奶。她常常注视着置于旧式鲁西埃牌煤炭炉上加热的牛奶锅,并踮起脚尖用勺子刮着浮在牛奶上的奶皮,嘴唇还不时会被灼热的奶泡烫到。尽管如此,她依然期盼祖母可以快点将热气腾腾的牛奶倒入镶着红边的大碗里。

    但和那些在牛奶的伴随下长大的一代不同,作为《牛奶 谎言与内幕》一书的作者,苏卡的新愿望是:揭示近70年来乳品业游说团体如何将一种不为人所熟知的食品,缔造成为冰箱里不可动摇的支柱食品。

    这样的选题充满挑战性。要知道,在苏卡的家乡法国,每人每年平均要饮用半吨的乳制品,乳制品工业拥有超过200亿美元的收入,能养活将近20万员工。

    而早在1954年9月18日,时任国民议会主席的皮埃尔·孟戴斯-弗朗斯就通过广播,向所有法国小学生宣布:每人每天将可以享受一杯加了糖的牛奶,好让他们“读书更用功,身体更结实、强壮、充满活力”。从年幼时,苏卡就相信,人类的饮食史中,牛奶就如同水、水果和蔬菜一样必不可少。

    事实上,如果将人类700万年的进化历史比作一个标明从1月1日到12月31日的刻度尺,那么对牛奶的摄取仅仅是从12月31日的下午开始的。

    乳制品在中世纪随着畜牧业的发展进入人们的日常饮食,但饮用牛奶往往被视为贫困者的标志。直到19世纪初期,牛奶女郎沿街叫卖的牛奶还大都是制作黄油的剩余产物,基本不给人食用,而是拿来喂猪。

    转折点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段时期。火车与冰箱相继出现、巴斯德灭菌法发展成熟,使得牛奶能够脱离“自然物”的属性成为商品,市场营销学适逢其时的亮相,则进一步印证了“维生素和矿物质是广告商的梦想”——最开始广告宣称牛奶包含磷酸,然后是蛋白质和维生素A。当钙对骨骼发育的重要性被发现后,钙又成为牛奶的标签。随着研究发现维他命D能够加强钙的吸收,富含维他命D成了另一个宣传要素。

    一切用加利福尼亚牛奶场顾问会提出的那句广告词概括,就是“牛奶,总有什么是你想要的”。后来,乳品业者征服了“婴儿潮”一代,在美国人的食物花费上,每7元中就有1元购买了牛奶或者奶制品。 

    在世界范围内,对于乳制品的迷信也几乎成为一种文化。看过苏联电影《列宁在1918》的人都会记得这样一句对白: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在二战后,日本也提出了著名的“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的口号。

    直到近年来,才开始有学者质疑牛奶所具有的“神奇功能”。一项针对50万人的调查指出,广告商曾宣传乳制品可以将结肠癌的风险降低20%,但通过多吃一些水果、蔬菜和全麦谷物的替代方式,完全可以将结肠癌的风险降低至40%。美国医师医药责任协会的研究则声明,提高牛奶或其他乳制品的摄入量,并不是提供我们每天至少400毫克钙质所必要的方法,获得与一杯牛奶等量的可吸收钙质的其他途径,包括:一杯强化(维生素)橙汁,两包速溶燕麦,2/3碟豆腐,1到2/3碗椰菜。

    “为什么牛奶对其所处的位置当之无愧?”渥太华肥胖症医学协会医学主任 Yoni Freedhoff 认为,给孩子喝牛奶是个不错的主意,但他质疑其“必需品的概念”,并将其归咎于“国家大型乳制品工业激进的市场营销”。

    苏卡则发现,日本冲绳群岛上的老人们患骨质疏松的几率,是西方国家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可他们居然并不食用任何乳制品,这似乎与广告商们的大肆宣传背道而驰。就此问题,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陈裕明曾指出,相比于遗传、运动等因素,钙在骨健康中所占的地位其实并不太高,大约只能解释5~10%的差异。

    其实,苏卡现在仍然会在用餐时喝一杯牛奶、吃一块奶酪,她甚至还有可能是第一个用乡村奶酪搭配红酒的人。她所要表达的观点只是,按照规定食用乳制品,以保持健康为由鼓励人们摄取大量乳制品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蛊惑。

    相比于这位作家的爱憎分明,我对牛奶的感情只能算是发乎YY,止乎YY。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我爸没少引用“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这经典口号,我妈也曾言之凿凿地说“喝了牛奶能长大个儿”。但迄今为止,无论从体格还是身高上看,我都愧对那些年我们一起喝过的牛奶。

    《牛奶 谎言与内幕》

    [法]苏卡著 王怡静译

    苏州大学出版社

分享到:
疫苗驾到,驱走心脏病幽灵?
那些年,我们一起喝过的牛奶
这个镇长不太老
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