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图片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6年01月15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裸婚”与“奋斗”

四十厘米的爱情有多远

《 中国青年报 》( 2016年01月15日   09 版)

    扫一扫看H5和视频

    执笔:本报记者 白皓

    通讯员 刘春媛

    视频拍摄剪辑:杨威 

    H5制作:裴江文

    文稿编辑:蒋韡薇

    晚上10点,街上的猪肉摊、杂货铺陆续收工。锁上舞蹈培训室的玻璃门,孟大为骑上红色摩托车,载着妻子王怀艳和女儿孟子凌回到那个只有10平方米的家。

    土坯墙、水泥地、1米8的双人床、一个灯泡,是家的样子,家门口的墙上贴了一块心形的玻璃镜子,镜子旁插着一朵粉红色的花。

    在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县县城,一家三口过着平凡的日子,但在外人看来,这一家有着太多的错位:1米8的丈夫娶了1米38的妻子,大学毕业的姑娘嫁给了高中文化的油墨调色工,一家三口挚爱着这个西部小县城里鲜见的钢管舞。

    “在我们眼里,精神生活远远比物质生活重要。”王怀艳说,尽管全家一天的饭钱平均只有30元,但每年用在学习舞蹈上的花费都超过3万元,“追求艺术的路是充实快乐的。 ”

    这对80后夫妻感觉,自己的日子过得像几部电视剧的名字:裸婚、蜗居和奋斗。曾经站在央视的舞台上,女儿说自己的梦想是一家三口能同时在家吃顿饭——现实中,10平方米的小屋没有灶台、没有餐桌。孟大为很自信,他给女儿的回复赢得了全场的掌声:“与其抱怨一辈子,不如努力奋斗一辈子。”

    即使蜗居只要在一起就有暖意

    10平方米的“蜗居”位于一栋小楼的三层,即使是白天,通过漆黑逼仄的楼道也要打开手机的电筒。水泥地、毛坯墙,整个房间可以落脚的空间只有大约一平方米。

    没有电视、冰箱、洗衣机,家里最贵的一件电器是600多元的抽湿机,这是孟大为在网上淘了几天,反复对比后选择的性价比最高的一款。

    房间里的桌子、衣柜都是捡别人不要的旧货,一只灯泡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女儿看书、吃东西都在一张小小的桌子上完成。每天,一家三口都挤在一张床上睡觉。

    “在这里只是过渡。”事实上,为了省下房租,他们已经“过渡”了三年。王怀艳并不觉得心酸,“一家人在一起,不是很幸福吗?” 夫妻二人眼里,最明智的决定是没有让女儿成为留守儿童,他们见到了身边太多留守儿童,情感缺失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家庭问题。

    “三口之家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温暖。”孟大为说,尽管现在条件差点,但是心里非常踏实。他回忆之前在浙江打工时,一个月最多能赚七八千元,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睡觉,每年最盼望的就是寒暑假老婆带着女儿来探亲,“在外面就算做得再好,也没人跟你分享。”

    回到这个10平方米的小屋后,孟大为觉得生活更有了奔头。之前,他利用打工之余的时间,从零基础开始学习钢管舞,已经渐渐成为一名职业的钢管舞舞者。

    2015年6月,结束了为期个月的舞蹈教练培训后,孟大为回到妻子女儿身边,筹划办个舞蹈培训工作室。如今,投入了几乎全部4万元积蓄的舞蹈工作室进入试运营阶段。夫妻俩感觉,奋斗的机会就在眼前。朋友、家人给他们凑够了一套房子的首付,加上银行贷款,大约100平方米的新房会成为未来一家三口温馨的家。

    孟大为的目标很明确:妻子当老师的收入保证日常生活,自己每个月先赚够5000元,可以按计划还给朋友和银行,多赚的钱存下来,给房子做个简单装修。

    “新房子有好几平方米的厨房,一家三口同时在家吃饭的愿望不远啦。”孟大为说,到那时一定还会留恋现在的小房子,“一张床上相互温暖的感觉是别人体会不到的。”

    “网恋到裸婚是我们特有的爱情宣言”

    一个1米8,一个1米38;一个高中毕业,一个大学本科;一个是打工仔,一个是职院老师……太多的不同让很多人不解,为什么是他们两人走到一起。

    王怀艳说,夫妻二人的感情源自网恋。2007年两人通过QQ聊天认识,很快聊得热火朝天。曾经,比普通人矮的事实让王怀艳遭遇过情感上的挫折,一度击碎了她对许多美好生活的向往,但在孟大为眼里,外表不足根本算不上什么问题。

    第一次跟孟大为回老家见父母时,王怀艳预料到了身高问题可能会抵不过世俗的眼光,果真,孟大为的父母和亲戚一直反对。只有孟大为一个人坚持。老房子不隔音,王怀艳甚至可以听见老人在其他房间里严厉责备孟大为的声音,但回到自己的房间,孟大为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隆冬时节,老房子里很冷,孟大为找来一条单人电热毯,让王怀艳睡在床上暖和的一边,他每天都会灌上一个热水袋,给王怀艳暖脚。谈恋爱时,王怀艳曾经利用暑假时间,到江苏昆山照顾打工的孟大为,夏天酷暑难耐,宿舍没有空调,孟大为每天都会带一个保温瓶进厂,下班后灌满一瓶冰水带回宿舍,给王怀艳解暑。

    这些生活中的细节,让王怀艳感觉很踏实。“生活的幸福指数跟物质生活没有太大的关系,关键看人心。”王怀艳说,感觉自己找对了一个“暖男”,网恋也可以很美好。

    2009年结婚时,两人感觉“这婚裸得不能再裸了”。在孟大为老家的村子里,公婆请乡亲四邻吃了几桌饭,算是正式把儿媳妇娶进门,新房里,全部家当只有一张1.8米的咖啡色木床和一床新被子。床是孟大为的爸爸和叔叔亲手做的,被子是家人缝制的。除此之外,女方没要一分钱彩礼,男方没要一分钱嫁妆。孟大为给媳妇和自己都置办了一身新衣裳,直到现在,孟大为还喜欢穿着结婚时那件深色外套。

    有时,夫妻俩也会感觉“压力山大”,每每感觉难的时候,两个人就骑着那辆电动车,到县城郊外的田野里说说话、谈谈心,相互鼓劲,给生活“加点油”。

    “身边抱怨的人很多,但是抱怨并不能让你的生活变好,反而让你的生活有一种垂暮的气息。”王怀艳不喜欢这种生活,小两口眼里,从网恋到裸婚是他们特有的爱情宣言,“未来的生活在自己手里”。

    2015年的妇女节,孟大为结婚以来第一次“出重手”送给王怀艳一个礼物:一台苹果手机。孟大为笑着说:“裸婚的人也用上了奢侈品。”王怀艳给这部手机配了个粉嫩的外壳,里面装满了一家三口温馨的照片。

    舞蹈路上的温暖人生

    对舞蹈艺术的追求让王怀艳感觉人生的路更宽了,民族舞、爵士舞、肚皮舞都让她着迷。在接触钢管舞之后,她又迷上这项力与美结合的舞蹈艺术。

    “刚开始学钢管舞,身边不少人都是异样的眼光,以为是混夜场的。”王怀艳说,学舞蹈的初衷就是为了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多接触些新鲜事。

    考虑到丈夫平时没什么业余爱好,回到宿舍就是躺在床上看电视,她开始对孟大为“狂轰乱炸”,催促他也去报一下舞蹈班,“喜欢看他健康阳光的样子,就当健身了。”

    29岁“高龄”的孟大为第一次走进了舞蹈房,“身边全是女孩,就我一个大老爷们。”第一节课,孟大为僵硬的肢体非常不协调,根本找不到音乐的节拍,“钱已经交了,也不能不来啊。”

    慢慢的,孟大为学“上瘾”了,他认为舞蹈世界里包含对生活的理解,仅是劈叉一个动作就要花费近一年的时间才做到标准,但他感觉“这比给油墨调色有趣多了”。

    “看书、看教学片、跟老师交流,长了好多见识。”打工仔孟大为的人生之路也豁然开朗起来。他开始艰苦地练习,两年多时间,他赢得了好几次职业钢管比赛的第一名,指着满墙的奖状,孟大为笑称自己成了“获奖专业户”。

    下决心辞职走上职业舞者的路,孟大为的工友们觉得他实在“不可思议”。

    “你一把老骨头了,还瞎跳啥?”

    “好玩。”

    “你能跳到啥时候?”

    “你老了不能动的时时候,我可能还在跳。”

    孟大为感觉,和打工吃青春饭相比,舞蹈艺术可以是一辈子无止境的追求。为了这个追求,夫妻俩是出了名的刻苦,“最能忍”、“最不怕折磨”。

    有时做高难度的动作,孟大为感到“头上冒火”,大腿会被拉伤。王怀艳在一次训练中,两只胳膊的肌肉拉伤,两个月后才能抬过头顶。还有一次,因为动作不标准,导致大脑缺氧,王怀艳在舞蹈室出现了幻觉:梦见在火车上,一缕阳光照进来,一个人走过来……周围的同学看她练舞晕过去,都吓坏了。

    女儿孟子凌从小胆小怕人,夫妻俩担心孩子产生心理问题,便带着孩子一起跳舞,现在,6岁的孟子凌从舞蹈中找到了自信,成了练舞小朋友们中开朗的“孩子王”。

    一家三口有时候会接到一些电视台演出的邀请,他们从来不问“给不给报酬”,只要有时间就一口答应,夫妻俩希望,能借这些演出的机会多认识一些老师,在舞蹈动作和编排上有更大的进步。

    如今,在镇宁县城一座酒店里,孟大为的舞蹈工作室已经招到了几名学生,他希望今年能招到50个孩子,王怀艳在当地职院做着舞蹈老师,她希望今年能多几次外出学习的机会,孟子凌上小学一年级,她希望能陪着爸爸妈妈在这条舞蹈的路上继续走下去。奋斗,将是这个家庭永不变的主题。

我心目中的你
四十厘米的爱情有多远
马云也是暖男
这些人感动了2015年的深圳
跟帖